当前位置:>社会关注>万象>正文

湘潭否认“产妇身亡医护失踪事件”:医护在值班室

2014-08-14 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小芳 点击:

分享到:

湘潭否认“产妇身亡医护失踪事件”:医护在值班室
2014年8月10日,亲属看见手术台上的死者后很悲痛。当日,产妇张某因羊水栓塞抢救无效死亡。
湘潭否认“产妇身亡医护失踪事件”:医护在值班室

产妇张某

8月10日,湖南省湘潭县妇幼保健院发生一起产妇死亡事件。有媒体报道,产妇家属认为医院在抢救方面存在问题——本该在抢救的医生和护士全体失踪。

13日下午4时许,湘潭县卫生局副局长齐先强就此回应新京报记者,否认医护人员全体失踪,“抢救已完成,只是在休息室”。

目前湘潭县卫生局、司法局已介入调查。

孕妇因“羊水栓塞”抢救无效死亡

湘潭县官方通报称,8月10日,产妇张某于6:10到湘潭县妇幼保健院急诊待产。因产程不顺利,11:30进行剖宫产术,于12:05剖出一男婴。

产妇张某胎儿娩出后,产妇出现呕吐、呛咳的症状,初步诊断为“羊水栓塞”。院方立即启动院内、县、市孕产妇抢救绿色通道。市、县有关专家主持抢救,因羊水栓塞引起的多器官功能衰竭,经全力抢救无效于21:30死亡。

当地媒体称,产妇的丈夫刘先生等到晚上11时,询问妻子抢救结果,但无人回应,刘先生不得不撬开手术室的大门,进去之后,发现妻子满口鲜血,并且已经没有了呼吸。而本应该在抢救的医生和护士,却全体失踪。

家属索赔120万,院方愿赔约50万

湘潭县卫生局副局长齐先强向新京报记者介绍,死亡原因的调查在事发当天就已经展开,初步调查结果为“因羊水栓塞引起的多器官功能衰竭”,如果要出具正式的死因调查,就需要有关部门进行尸检等技术鉴定,但这需要家属的同意。

他表示,目前产妇病历已被湘潭县医疗纠纷人民调解中心封存以备调查,该机构已经为医患双方进行过四次调解,但效果并不理想。

“矛盾主要存在两方面,一、家属不理解为何‘羊水栓塞’产前未检查出;二、家属索赔120万,医患双方对于补偿款数额未达成一致。”齐先强说,医患的调解正在进行中,家属索赔120万,院方暂不能接受,只愿赔约50万。

齐先强说,官方已经告知甚至建议家属通过司法程序解决此事,“这样医院到底有多少责任会很清楚,该赔多少就赔多少。”齐表示,如果家属同意司法解决,官方也会为其提供法律援助。

■ 释疑

为何产检正常却突发恶疾?

“羊水栓塞无法检测”

官方发布的初步死因调查结果为“因羊水栓塞引起的多器官功能衰竭”。产妇家属质疑,产前检查一切正常,为什么没有检查出羊水栓塞?

北京朝阳医院产科主任路军丽对新京报记者解释,羊水栓塞是指胎儿在出生时,羊水成分通过血液进入母体体内,产妇对胎儿抗原产生的一系列反应,“就像青霉素过敏一样,是一种严重的过敏反应,并且十分凶险。”

据公开资料,羊水栓塞的发作率大约两万分之一,但孕妇和胎儿死亡率高达80%,是至今残存的孕产妇死亡主因。

路军丽介绍,这种情况会导致产妇呼吸困难、大出血、休克等症状,但其发病因人而异,在产前也无法检测出是否会发病,目前还无法确定到底何种体质的人会羊水栓塞,全世界都在研究它的发病机理。

“如果产妇出血严重,药物等其他措施无法起效,及时地切除子宫是一种处置方法”,她说,子宫的创面较大,及时切除可以减少出血创面,也可以减少羊水进入母体体内。“如果产妇是瞬间失血,那就要分秒必争了。”

■ 事件回放

8月10日

●6:10

产妇张某到湘潭县妇幼保健院急诊待产。

●12:05

剖出一男婴后,产妇出现呕吐、呛咳,初步诊断为“羊水栓塞”可能。

●13:50

院方启动院内、县、市孕产妇抢救绿色通道。

●14:20

院方向家属下发了病危通知书,产妇丈夫刘某签字确认。

●21:30

产妇因羊水栓塞引起的多器官功能衰竭,经抢救无效死亡。

●21:40

该院业务院长向产妇堂兄张某告知产妇死亡。

●23时左右

死者家属情绪失控,并有过激行为,县医疗纠纷调处中心工作人员迅速赶到现场,医疗调处中心安排医务人员在手术室旁值班室等待。

据湘潭县卫生局官方微博

■ 追问

1

为何绕开家属通知村支书?

为了稳定死者家属的情绪,想办法先通知村支书

湘潭县卫生局副局长齐先强对新京报记者列出了医患多次沟通的具体时间表。

10日,产妇初步诊断为“羊水栓塞”可能后,14:20院方向家属下发了病危通知书,产妇丈夫刘某签字确认。齐先强说,此时,院方告知家属羊水栓塞,风险很大。

17时许,院方告知家属需要切除子宫,家属方面虽然有些难以接受,但还是签了字。齐先强表示,这里也并非如外界猜测家属想要产妇再生孩子,延误治疗,“家属情绪波动很正常,确实需要考虑。”

但据新华社报道,死者张某哥哥称,当天晚上8时多,守在手术室外的父亲接到村支书的电话,称人可能保不住了。后来他们经过打听才知道,下午4时多,有人打电话到镇上,镇上打电话到村卫生室,村卫生室又打电话给村妇女主任,妇女主任再打电话给村支书,村支书然后才打电话给产妇家属。“我们明明就守在手术室外,医院却不直接跟我们通报我妹妹的情况。”

湘潭县妇幼保健院副院长杨剑也证实了上述说法。杨剑说,为了稳定死者家属的情绪,才没有直接通知守在手术室外的家属,而是想办法先通知村支书。

2

3个小时遗体去哪儿了?

院方称害怕死者家属闹事,未主动安排家属见死者遗体

死者的公公刘科强说,从村支书口中得知情况以后,家属到处找医院负责人,但是连医护人员也没找到一个。晚上9时左右,家属第一次进入手术室,没有看到一个医生护士,也没有发现遗体。

刘科强告诉记者,晚上9时40分左右,医院业务副院长杨剑派人叫死者张某家属到办公室沟通,杨剑默认了张某已经死亡。家属提出要见死者遗体,杨剑说“我做不了主”。当晚12时左右,家属第二次进入,在手术室见到已经停止呼吸的张某,未见医护人员。

从晚上9时到12时,遗体到底在哪儿?

杨剑告诉记者,“遗体一直都在手术室,我们院里没有太平间,不可能转移遗体。当天晚上11时左右,部分死者家属情绪失控,并有过激行为。为避免医患冲突,导致矛盾升级,破坏医院手术室秩序,因此并未允许大部分家属进入手术室。也没有主动安排家属见死者遗体。”

3

手术室为何医护全失踪?

院方称家属情绪激动,医护人员怕与家属冲突进值班室休息

产妇的丈夫刘先生通过当地媒体质疑,自己进入手术室后只看见妻子赤身裸体躺在手术台上,而“本应该在抢救的医生和护士,却全体失踪。”这也成为引起网络热议的一大焦点。

对此,齐先强和杨剑表示,医护人员在产妇心跳停止后抢救半小时才放弃,院方于21时40分宣布死亡后,手术室外聚集数十名家属情绪激动,家属冲进手术室时,医务人员害怕与死者家属冲突,因而脱下了手术服,在旁边的值班室休息。

据当地电视台的视频显示,事发当晚有几十名患者家属在医院声讨,医院大楼前有明显的打砸痕迹,地上有玻璃碎片,且门口悬挂两条白色的横幅。这段视频还记录下患者家属踹门进入手术室的过程。

关注微信公众号:【众销客】金融贷款、信用卡三级分销推广让您月入过万!